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上诉人李振英与被上诉人侯凤芝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辽07民终86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振英,男,1939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住凌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宏,系上诉人李振英儿子,1969年9月26日出生,汉族,住凌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红,辽宁锦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侯凤芝,女,1949年3月30日出生,汉族,住凌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凤艳,系被上诉人侯凤芝妹妹,1956年10月12日出生,汉族,住锦州市凌河区。
上诉人李振英因与被上诉人侯凤芝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凌海市人民法院(2017)辽0781民初19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李振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宏、张红、被上诉人侯凤芝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凤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振英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将上诉人主张的金额按照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原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存在明显错误。原审以一张借条复印件便认定被上诉人名下的存款为魏宝新与黄金龙之间的借款明显存在错误,该借条的真实性无从证明,不应作为证据采信。原审法院在有银行凭证的情况下,却脱离该证据推断存款的归属,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明显错误。银行凭证清楚地载明上述存款均发生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婚姻存续期间,在被上诉人未提供足以推翻上诉事实的证据的情况下,就应当认定上述存款为夫妻共同存款。
侯凤芝辩称,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其主张。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经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共同财产分割完毕,有凌海市人民法院和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佐证。2.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请求维持原判,上诉费由上诉人承担。
李振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依法分割被告名下夫妻共同存款201023.4元。事实和理由:原、被告系夫妻关系,二人已通过(2016)辽0781民初字978号民事判决及(2017)辽07民终286号民事判决准许离婚,但两审判决均未对被告侯凤芝名下的2015年12月7日在锦州邮政储蓄活期账户上的存款201023.4元做分割。原告认为,被告名下的存款为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予以分割。故诉至法院,要求分割夫妻共同存款。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李振英与被告侯凤芝于1996年6月12日登记结婚,二人均系再婚。2017年4月27日,原告李振英与被告侯凤芝经两级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离婚诉讼中,截止提起离婚诉讼之日即2016年4月14日原、被告名下的存款已经法院作为共同财产共同分割。原告李振英在离婚诉讼二审过程中,提出原审判决对侯凤芝名下存款201023.40元未做处理,但因李振英在原审中并未对该部分存款提出主张而未予调整。现查明2015年4月15日,被告侯凤芝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凌海市支行商贸城营业所转存开卡,开户金额为206元。后来此卡多次交易,其交易明细显示卡内诸如一万至几万元的大额存款多为锦州市内各支行卡现金存款。另有魏宝新现金汇入人民币70000元,以偿还欠黄金龙的债务。至2015年12月7日卡内活期存款为100090.58元。另查明,2015年4月15日,被告侯凤芝转存开卡的同时,在该卡子账户中存有七天通知存款166000元;2015年5月1日,被告侯凤芝存七天通知存款190000元;2015年6月16日,黄金龙代理存七天通知存款100299.45元;2015年12月7日,被告侯凤芝办理定转活取出七天通知存款100932.82元并销户,取出活期存款100090.58元,合计取款201023.40元。再查明,原告李振英与被告侯凤芝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二十余年,双方的存款均以定期存单为存款方式,存期为一年、三年、五年,以三年居多。现原告李振英认为被告侯凤芝名下的存款201023.40元系夫妻共同财产,要求依法分割,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一审法院认为,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据此,依法分割的前提是财产属于夫妻共同所有。本案中被告侯凤芝名下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确有存款,从活期账户交易明细来看,均是在锦州市内各营业网点以现金存取款的方式交易,且其中有魏宝新汇款70000元偿还欠被告侯凤芝儿子黄金龙的债务。另,该银行卡内设立定期存款子账户的情况,即该卡开户时便存有七天定期通知存款,自2015年4月至2015年6月间有三次大额七天通知存款,期间亦有被告儿子黄金龙的代理存取行为。由此可见,该银行卡的定期、活期账户的交易行为与黄金龙不无关系。结合本案原告李振英、被告侯凤芝的当庭陈述及共同生活二十余年的生活习惯来看,一是二人的存款均是定期存单,未提交过使用银行卡的证据;二是被告侯凤芝生活在凌海市,作为一个七旬老人不能经常带着几万元现金到锦州市去存活期存款;三是定期存款的金额均为10万元以上,原、被告资金来源不明。综上,被告侯凤芝所有的银行卡不排除系其儿子黄金龙使用。且原、被告离婚时、本诉讼提起之时,原告诉请的存款已不存在。现原告李振英要求分割共同存款201023.40元的诉讼请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李振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16元,由原告李振英承担。
二审期间,上诉人李振英对一审法院认定的关于魏宝新汇入70000元是偿还黄金龙债务的事实提出异议,上诉人认为认定魏宝新偿还黄金龙欠款证据不足,但上诉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予以反驳。上诉人李振英对一审认定的关于2015年5月1日被上诉人侯凤芝存七天通知存款190000万元的事实提出异议,其认为不是一天存入190000万元而是这一阶段累计存入190000元,但其未提供新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信。另查明,上诉人李振英与被上诉人侯凤芝于2010年3月13日签订《夫妻协议书》一份,协议书对双方的银行存款进行了分割,双方各自拥有独立的存款,并对双方之后的收入与支出进行了明确约定,双方按照该协议书的约定履行。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离婚时,判断夫妻一方银行卡内的存款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能仅根据卡的持有人确定,而应从卡的资金流入流出,夫妻间约定以及往银行存款时的共同收入等多方面考量,作出综合判断。上诉人主张在2015年4月15日至2015年12月7日期间,侯凤芝名下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存入和转出资金,认定销户时取出的201023.4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上诉人李振英与被上诉人侯凤芝婚姻关系存续期间,2015年4月15日,侯凤芝转存开卡,同时在该卡子账户中存有七天通知存款166000元;2015年5月1日,侯凤芝在该卡子账户中存有七天通知存款190000元;2015年6月16日,黄金龙代理存七天通知存款100299.45元;以及后来卡内多次在锦州、凌海、北镇等地的转入、转出,2015年12月7日,侯凤芝取款201023.40元后销户等问题。根据一审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该账户在××年3月离婚时的余额为零,无法确认该201023.40元是否为侯凤芝所有及具体数额,其次上诉人也并未提供其与侯凤芝共同收入向该银行存入上述款项的证据。且在2010年3月13日双方签订的《夫妻协议书》中,对双方的银行存款进行了分割,并对双方之后的收入与支出进行了明确约定,双方各自拥有独立的存款。故上诉人要求将被上诉人侯凤芝卡内201023.40元存款确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认为魏宝新汇入7万元给黄金龙不真实问题。根据双方提供的“已销户一本通/绿卡通交易明细”可以确认2015年9月29日,汇入该账户7万元是魏宝新汇入,排除是侯凤芝存入,同时,被上诉人提供魏宝新的“借条”,证明魏宝新汇入7万元的原因。上诉人虽否认真实性,但未能提供反驳的证据,故对上诉人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李振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16元,由上诉人李振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姜 岩
审 判 员  孙延庆
审 判 员  王 翔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刘 微
书 记 员  李惠君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父母交的首付,离婚后夫..
·姚晨凌霄肃离婚财产分配..
·祖传玉镯离婚时怎么分割..
·盘典张柏芝与谢霆锋已分..
·锋芝婚姻变故网传闻不断..
·小两口离婚僵持不下 丈..
·盘点锋芝离婚传闻 不惊..
·新乐:民政与法院对接防..
·张柏芝将开记者会公布一..
·复婚还需要办理手续吗?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